565net亚洲必赢 > 宗教典籍 > 岁月中的诗意
岁月中的诗意

流沙河,原名余勋坦。生于1931年11月11日,四川成都金堂县人,大学毕业。中国现代著名诗人、作家、学者、书法家。1950年参加工作,历任金堂县淮口镇女小教师、成都《川西农民报》编辑、四川省文联编辑、四川作协副主席,专业作家。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农村夜曲》《告别火星》《流沙河诗集》《游踪》《故园别》《独唱》,短篇小说集《窗》等,诗论《台湾诗人十二家》《隔海说诗》《写诗十二课》《十二象》《余光中100首》《流沙河诗话》等,散文《锯齿啮痕录》《南窗笑笑录》《流沙河随笔》《流沙河短文》《书鱼知小》《流沙河近作》等。诗作《理想》《就是那一只蟋蟀》被中学语文课本收录。2019年11月23日在四川成都去世,享年88岁。

在喧闹的世界里

        陪伴,是一个美好的词。在这个来去匆匆的世界上,我们会因为陪伴,而不那么孤单,这是一件,幸运而又幸福的事情。

枫叶如血在风中一片片飘落我的心被你掏空了只剩下一具躯壳你走了,悄悄的走了留下最美的诗留下最动情的诗看着江水静静地流着我觉得岁月也在静静地流着我能触摸到江水在流却触摸不到岁月在流谁说触摸不到远方传来你熟悉的声音你看你白了青丝多了皱纹走过了青春怎能触摸不到

11月23日下午3点45分,著名文化学者、诗人、作家流沙河在成都因病去世,享年88岁。一时间,许多人的朋友圈为之刷屏。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在说流沙河先生。

寻一处清宁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正是最美的时候,火烧一样的云彩染遍整片天空,像是精心描绘的油画,铺在空中。落日的橙色光芒透过窗户洒到地板上,洒在书桌上,暖意融融。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回忆起来,笔者与先生见过两次,并且,还有一次长谈。那天,在成都大慈寺,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关于历史、关于文学、关于人生,谈了整整一个下午。

安静地读一些温婉的诗句

        呷一口清茶,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打开。随着一个个汉字展现在我的眼前,一种叫做“诗意”的东西和茶香一起,溢满房间。

他说:

在文字里品尝生活

      依稀记得,许多年前,一个小院里,摇椅上坐着一对祖孙。爷爷慈爱的目光包裹着我“乖孙女,爷爷教你读古诗,好不好啊?”“好啊好啊!”我拍手欢笑。 

其实我是成吉思汗的后裔

在静谧时光中

        其实,年幼的我根本不知道“古诗”是什么东西,只是单纯地觉得,爷爷说的肯定是好的。

那是2012年8月17日午后,我们相约在成都大慈寺见面。15时的时候,一个瘦瘦的老头轻快地走来,一面微笑,一面摇着把扇子。经当时成都市满蒙人民学习委员会主任何特木勒的引见,大家坐定。

留香于诗意

        “床前明月光”爷爷摇头晃脑地吟哦着,我看着有趣,也跟着爷爷一阵摇头晃脑,念了出来:“床前明月光”……

一位诗人和他的“粉丝”的手就这样握在了一起。我们的距离感明显渐弱,大家开始像成都人那样喝茶聊天。

稠密往事

        那几年,爷爷一直教我念古诗,还给我讲诗人们的故事。那时候觉得故事有趣,每天都摇着爷爷的手臂要求他给我念古诗,讲故事。却没有发现,从那时起,爷爷就已经在我的心上种下了一颗充满诗意的种子……

听我说自己是满族,先生则说自己“是成吉思汗的苗裔”。“大前年,我去拜了他的陵墓,感觉真的不一样。”

翻开岁月的蒲篱

        之后的日子里,尽管没有爷爷,我也依旧喜欢古诗词——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单纯的喜欢。

流沙河不姓流,姓余,叫余勋坦。

收藏一段深情的文字

        很高兴,在我的生活中有诗词相伴。无论何时何地,我总能在诗中找到一个自己的影子。无论何情何景,我总能穿过诗句,与千百年前的诗人们产生共鸣。

晚年的流沙河对自己的族源特别关注,曾做过专门研究。先生说,在国家图书馆藏的《余氏大家谱》中,记载泸州凤锦桥的余氏时,这样记载:元朝皇室后裔铁木健,有10个子女。他们于元至正十一年(1351年)因政治原因,逃到四川。改铁为金,金乃铁字之偏旁,留有不忘亲祖之意。然后,又恐怕字形相似而受到追踪迫害,又将金字去下划,略省笔而为余。族众一行来至四川泸州衣锦乡凤锦桥。考虑到人多动静大,难以一路同行,族众在一起联诗、合对、盟誓并插柳纪事于溪边,然后四散逃亡各处。流沙河是余氏老大一支的后裔。

给心一片安然

        很庆幸,在我的生命中能与诗词相遇。因为有了诗词的陪伴,让岁月多了一份诗意。

2009年9月8日,内蒙古鄂尔多斯高原在连续3天绵绵阴雨之后,终于晴朗起来。当晚,流沙河乘坐开往呼和浩特的夜车,在呼包高速公路上疾驶。

在文字里品味人间的冷暖

他的心狂跳不已。他兴奋地望着窗外的天空,感慨万千地说:“只有在北方,在我的故乡,在这样的高原上,才能见到这样明亮的月亮和星星……”

念尘世的情怀

第二天清晨,流沙河终于走进伊金霍洛旗甘德利草原。一种回归的感觉瞬间撞击他的心灵,那样强烈。

洇漫漫时光

流沙河拜谒了成吉思汗的陵墓,深情地写下一副对联:“秋风怀故土,白发拜雄魂。”落款是“蒙古裔流沙河”。

躲过喧嚣

那一刻,他心中是那样的轻松。

丢掉寂寞

蒙古人的血液,千百年来汩汩流淌,未曾间断,从成吉思汗坚强的身躯,流淌到流沙河诗意的心灵……

洒墨

上一篇:诗歌:现实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列表